北京之恋- 第07章、2003年3月21日 星期五 阴转雨

都市小说   2021-08-03   加入收藏夹

  上午,先到宾馆商务中心定机票,准备星期天,也就是后天返回。然后到西单附近的图书城购书,中午吃麦当劳,回房间休息。

  秋妹妹一直没有来电话,等得有点焦急,但考虑她参加团队活动,有诸多不便,一定有难处才没和我联系的,如果电话催她,不仅解决不了问题,还让她着急,于事无补。

  下午两点才午休,接到一个电话,号码很陌生,一接听,是秋妹妹打来的。

  离家前,她没到电信办手续,她的手机被停机了,用别人的电话打给我。她还在颐和园,正找机会溜出来。她问我打她手机了吗。我说没打,怕她不方便,没催她。

  将近4点有人敲门,我亲爱的秋妹妹来了。她美丽的倩影才闪进屋里,我便紧紧抱住她,柔情地吻她白嫩的脸蛋。她伏在我怀里,有点歉意地说:“我生怕你打了我的电话,让你联系不上,多不好。”

  我爱意绵绵地抚摸着她的脸颊说:“不会的,我不会给你舔麻烦的,我正在睡觉呢。”

  她勾着我的肩膀,眼里透着温柔的目光:“你总是会为我着想,是不是我的电话影响你休息了?”

  我说:“怎么会呢,你只会让我感到幸福和兴奋……接着,爱怜地把她抱到床上道:“我的宝贝,你一定累了,休息一下吧。”

  她说虽然觉得累,但没有睡意。

  我小心地脱光她的上衣,她怕月经弄脏床单,不让脱裤子,我也没打算脱她的裤子。

  搂紧妹妹那温暖的身躯,贴紧她那性感的厚嘴唇,我们的舌头热烈地胶合。

  我的双手不停地享用她丰满柔软的乳房。她轻轻地娇喘着,手指头隔着内裤,轻轻地捏握我逐渐变硬的小弟弟。我脱下内裤,阴茎立即弹在她的掌心。她紧紧地握着,脸蛋依偎在我的胸脯上小声问:“硬了,你怎么办啊?”

  我轻轻托起她的下巴说:“你来月经,我们就不做了,好吗?”

  下面膨胀得不行!我扑到她胸前,大口用力地亲吻,吸吮她的脖子和乳房,嘴里狠狠地:“你是我的女人,我要在你身上留下记号。”

  在有力的吸吮中,在她雪白的脖子上留下鲜红印记,又在她乳房上留下无数红色的印记。她有点慌神了,叫嚷着:“别呀,你别这样……”

  明显的印记已留在她身上。我抬起她的头,往我的下身推。明白我想做什么,她顺从地趴在我的下身,张开嘴轻缓地将我的阴茎含了进去。

  秋妹妹的口技极好,别的女人只会宽松地含,但不会用嘴唇包裹阴茎,秋妹妹却懂得用嘴,阵松阵紧地包裹住我整个阴茎,那感觉就像在狭在窄的阴道里。

  她的小手一会温柔地爱抚我的卵蛋,一会紧握有力地套弄阴茎,舌头在龟头上添弄。狭窄温暖的口腔里,她卷动的舌尖犹如在放射股股电流,从下面穿透我的躯体。在她伺候下,我的下身忍不住一会挺起,一会落下。

  那真是一种让男人进入天堂的感觉!

  我搓揉她的乳房,拧捻她黑褐色的乳头。“嗯嗯……”

  她含着我的阴茎呻吟起来。我狠狠揪着她的秀发说:“亲爱的,我要射在你的嘴里。”

  她阴茎不离口地微微摇摇头。我觉得无法控制,一定要射在她嘴里!她的嘴大力包裹夹弄我大阴茎,射精的浪潮一阵阵袭来。我按下她秀发散乱的头,她红润的脸庞完全埋在我杂草丛生的鸡巴上,当阴茎深入她的嘴里,我哝哝的浆液喷薄而出……

  秋妹妹呻吟着,收拢嘴唇接纳我那火热的生命种子,直到我射完。

  拉开窗帘,室外大雨滂沱,室内一片明亮。到卫生间洗漱完毕,她回到床前比划着嗔怪:“你要害死我啊,看我脖子上的印子,叫我怎么见人啊,回家我怎么对老公交代呢?”

  我看了看她脖子上明显鲜红的印子,我无言以对。她又噘起嘴道:“叫你别射你非要射,呛到人家鼻子里了。”

  我坐起来,给她理理凌乱的头发:“宝贝,你那么好,我能控制住吗?”

  她坐到床沿戴着乳罩,有点不以为然:“是吗?我没觉得自己有多好啊。”

  我说:“我遇到的女人里只有两个做的最好,一个是你,另外就是我的第二个情人。”

  她问我怎么和第二个情人分手的,我告诉了她事情的经过,她又问我和第一个情人的情况,我也如实告诉了她。我有点尴尬地问:“是不是我告诉你的太多了啊?”

  她扑在我怀里:“我不是把自己的一切都告诉你了吗?我的这些事情,没有谁比你知道的更多了。”

  我拉她的手笑笑:“有时候你会打埋伏的,比如,在哈尔滨学习期间与局长的事情,开始你就没告诉我,而你在同一期间与网友发生关系,你也是回到单位好长时间才告诉我的。”

  她有点难为情地辩解:“那些事情不是很令我愉快的呀,所以一开始我不想说。”

  我让她告诉与网友的事情。她认真地道:“严格来说,你才是我真正意义上的网友。我对你说的哈尔滨网友,我们其实是一个系统的,算是熟人。不过,和他还真是在网上认识的。”

  在我的要求下,她娓娓道来与哈尔滨网友的事情。

  去年12月,也就是秋妹妹与局长发生关系的那个月,到哈市学习前,秋妹妹曾给网友打过一个电话,请他帮接站。到哈市,网友真来接她了,当时她也在来月经,当天他们没做什么。在以后几天里,网友也没和她联系,她知道那网友不是很在乎她,而她也不是很在意这网友。

  因为彼此在意在话,大家可以见面说话,不一定非要做爱的。

  网友后来开房间和她见面,发生了一次关系。网友解释说,最近他有一些麻烦,家庭后院起火了。

  原来,网友在哈市有个情人,那女的家庭很有些背景,在事业上帮了他不少忙,不过,对他也步步进逼,欲意从第三者变为第二者老婆,他正为这事情焦头烂额。那女的背景很硬,他感到麻烦很大。这次见面后,秋妹妹没再和这网友联系。

  秋妹妹和这网友认识过程比较平淡,完全是在网上互相打闹开玩笑结识的,并没有认真谈过感情,应该是属于玩友,不是情人。

  有一次,秋妹妹从县里到市里学习,电话告诉网友,网友要从哈尔滨到市里看她。人家大老远的来,秋妹妹觉得没有理由拒绝,况且那段时间她与老公的感情也有点问题,同意见面。电话里,网友说自己个子很高,有180cm多,炫耀自己帅。秋妹妹觉得,个子多高似乎对她吸引力不大,关键是能否有感觉。

  第二天,网友便到了市里。下午,秋妹妹到网友下榻的宾馆,见面开始感觉不是很好。那人个子确实很高,但气质不太好,可能紧张,和秋妹妹说话有点结巴。

  他们聊了会,网友便把秋妹妹压到了床上,和他做爱很疯狂,秋妹妹感觉不错。

  应网友请求,秋妹妹第二天下午又到网友住处。

  这次,秋妹妹感觉特别不好,并不是因为网友性方面不行,是因为这男人会骂人,一边做爱,一边骂女人淫荡下贱什么的,让秋妹妹觉得不舒服。网友还要和秋妹妹肛交,让她无论如何无法接受。

  这次见面后,他们偶有联系,一直到秋妹妹到哈尔滨。

  我抱紧秋妹妹,有点淫荡地对她说:“呵,宝贝,听你说这些我有种异样的兴奋和冲动,我老想着自己就是你身边的每个男人,你会像我吗?”

  她摸着我的额头说:“我渴望自己就是你身边的每个女人,说你的事情让我嫉妒她们,但我不会兴奋。”

  时间不早了,我们出门吃饭。走上街头,天已刹黑。在西单东来顺,我们吃涮羊肉。

  谈这回见面的感觉和印象,秋妹妹问我:“昨天见面的时候,你能确认我会跟你吗?”

  我坦白说:“我敢确认你会跟我走,去我住的宾馆,但无法肯定你会和我做爱。因为,网上的感觉与见面的感觉是有差距的。”

  秋妹妹说:“我对你的好感是逐步加深的,直到变为一种爱。”

  我补充道:“我们除了男女之间的性爱外,还有一种亲情。要知道,男女之爱非常自私狭隘,绝对的排他。而我们,既有性爱,又不排他,非常理解和宽容对方。这样的关系让我感到欣慰和自豪。”

  秋妹妹点头称是,谈对我的感觉:“我们之间的信赖是相互的。说真的,开始我对你有很深的好感,但还谈不上信赖,你告诉我电话,我打过去试了一下,确认是有你这个人。在你给我发了照片,又让我看你在网上的消息和照片后,我觉得你对我确实是真诚的,也觉得你很优秀。我觉得自己似乎在崇拜你了。不仅仅是崇拜你在事业上的成就,更多是崇拜你对事物处理的圆满和周到。我觉得你就是我的思想库,有事情我更愿意和你商量,包括工作上的问题以及感情问题,在精神上我完全离不开你。你知道,我是个大学生,成熟女人,让我崇拜谁还真不容易,我觉得你很高,离我。”

  我拉着她的手说:“你别这样抬举我,其实我很普通,只是经历的事情多一些,更有经验罢了。”

  她对我谈了一些老公事业方面的情况。有关老公在事业的发展,我建议她吹吹枕边风:“男人既然已经走在仕途之上了,就应该把钱利看淡一些,致力于往上攀登,太看中钱利了,不自觉很容易陷入别人的圈套,栽进去后人财两空,这样冒险非常值不得。”

  秋妹妹感到很有道理,觉得我不仅是她的智囊,我的看法对她老公也有借鉴的。

  我又谈了一些自己事业上的想法和打算,她打断我说:“你别说了,你说那么多,让我更佩服你,真离不开你怎么办啊?”

  想到在北京期间我和几个女性的事情,我忍不住一直在笑。秋妹妹问我笑什么啊,我说笑自己对你也有无信心的时候,真怕失去你。她说:“怎么会啊。”

  我告诉她:“明天我会告诉你一些事情,但今天不能说。”

  她说:“你说了有什么呀?”

  我坚持说:“明天吧,我觉得对你我应该毫无保留。”

  她笑着说:“你真会卖关子,害得我根本就不想参加明天的活动了。”

  原想让她晚上在宾馆和我过夜,她也有意留下。但我转念觉得不太安全,我们不是属于卖淫嫖娼,但被检查发现了,作为男女作风问题通报到双方的单位,我们谁都受不了。

  饭后,我对她说:“我想了一下,你别留下了,不安全。”

  把我的考虑告诉了她。

  她在我的脸上吻了一下:“你让我留下,我心里就隐约有你这样的担心,但怕你扫兴没说出来。你能这样想真好!其实,我们白天能在一起我就满足了。”

  漫步西单大街,秋妹妹让我看一个女性朋友给她发的手机短信:“宝贝,怎么一直没你的消息?是不是失身了?哈哈。”

  秋妹妹把与我见面的事情告诉这个知心朋友了。

  秋妹妹打车回东方饭店。明天他们的活动安排是参观人民大会堂和在天安门前合影留念,看来,上午我们是无法见面的。明天,是我们见面的最后一天了。

  甜美的时光总是苦短的,一阵哀婉涌上心头。